0731-89666666

四十年的中國商貿,無數人的酸甜苦辣

來源: 發布時間:2018-05-02 10:58




歷史于無聲處靜默,只有驀然回首,方覺其波瀾壯闊。


40年前,一聲驚雷春潮涌。改革開放如春風化雨,市場經濟的洪流從此激蕩澎湃。


這是屬于一個時代的40年芳華。中國商品市場從禁錮到自由,從匱乏到豐裕,從單一到多元。量大面廣的中小商品流通企業與個體構成了民間經濟最為廣泛的中堅力量,演繹了一部商品經濟萌芽史、市場主體成長史和經濟活力激發史。


40年后的2018,中國商品經濟進入不惑之年,我們清醒地看到發展要素的變化。無論是關乎宏旨的“供給側改革”和“數字中國”,還是關涉商基民生的“轉型升級”和“智慧商貿”,多的是濤頭弄潮、破立并舉,少的是波瀾不驚、滯步不前。


改革東風正勁,智貿藍圖再起。我們未曾辜負過去40年,也將逐夢前所未有的新時代。

      

好風憑借力,雞毛飛上天



2017年,一部叫《雞毛飛上天》的電視劇,掀起一場“奇跡中國,商貿義烏”的懷舊討論。這個由中宣部和浙江省委重點扶持的影視項目,重現了義烏人如何用雞毛,壘起了一座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場。


△“雞毛換糖”可謂義烏精神基石


時間回到1970年代末。改革開放變局初啟,九州大地充滿新奇、未知而又向上生長的力量。

 

勢常起于微末。在日后商冠天下的義烏,一群手搖撥浪鼓、肩挑貨擔的農民成為中國最早一代商人的雛形。他們挑著自家土產的糖餅草紙走街串巷,換取雞毛以獲微利。

 


彼時,“上面沒有開口,農民經營不支持”,義烏縣政府對“雞毛換糖”進退兩難,明管暗放。


差不多同時,在中國傳統的商業重鎮武漢,探索市場經濟的試驗場勃然興起。狹窄的漢正街小巷上,膽大的武漢人挑著擔子賣起小玩意兒,不過不敢公開吆喝。

 


1982年8月,《人民日報》一篇社論送來了定心丸。《漢正街小商品市場的經驗值得重視》一文評論道,“城鄉人民都需要它,而國營商業又替代不了它。正確地認識它的性質、任務和作用,總結和推廣它的經驗,很有現實的意義。”


△在武漢,挑貨的人曾有專屬職業名詞,“扁擔”

 

沖破計劃經濟的桎梏,漢正街成為對內搞活的典范。日后,這里相繼誕生了中國第一所私營學校、第一家外來個體戶協會。鼎盛時,漢正街上的扁擔大軍有10萬人之多。

 

△長沙下河街


同為中部城市,長沙城里的下河街亦開始興商見市。清末民初,綿延數里的下河街一度是湖南全省南雜土貨的重要集散地。而自80年代始,提籃叫賣的農民成為長沙商業復興的初代拓荒人。下河街狹窄的小巷里,誕生了長沙首批發家的“萬元戶”。



市場百座,不如大廈一幢



“時代拋棄你時,連再見都不會說一聲。”這句刷屏級的年度熱語,大約可以概括近些年大部分市場失意者的錯愕與驚惶。

 

剛剛過去的十年里,中國商貿市場發生了基礎設施級別的商業邏輯巨變。

 

△過去三年,阿里巴巴B2B主營業務連續保持了20%左右的增長


9.8萬億元人民幣,一個讓中國所有的實業體望而卻步的數字。這是2017年上半年電商B2B市場交易額,更是一場全中國商貿系統的采購狂歡:從大都市到三四線小城,從廠商到經銷商,都被中國這個全球最大電商體裹挾著,最終創造了這一驚人數字。如阿里CEO張勇所說,全球正在經歷全面的商業互聯網化的變革,這就是所謂的新商業。


△馬云曾稱,阿里未來要成為全球第五大經濟體,一個重要指標就是1000萬家盈利的中小企業


時至今日,以阿里巴巴零售通、京東新通路為代表的新零售平臺,再盯上了讓人眼熱的萬億級線下終端市場,欲以線上分銷取傳統經銷商而代之。


△京東推出B端專屬聯合倉配,意欲跨過經銷商直供零店的“新秩序”呼之欲出


早在2016年,京東新通路事業部即被列為京東火車頭1號項目。2017年,以“兼木成林,容川入海”為宏旨的天貓小店發布,阿里對傳統流通渠道的收編野心沒有絲毫掩飾。

 

△發布會上,阿里宣布將幫助中國超過600萬家小店全面擁抱大數據時代


與此同時,后人口紅利時代不可逆轉地來臨,廠商利潤率持續降低,能為中間環節提供的價格空間亦大幅縮水——據中國企業-勞動力匹配調查數據(2015~2016),中國制造業企業平均稅后利潤率僅為3.3%,1/5企業為負。

 


舊有的商業環境與運營模式迅速式微,歷史進入下一個篇章,新的調整周期已經開始。

 

2015年7月,在商業立市的廣州,一篇《287個市場稅收不及一幢總部大廈》的新聞報道引發城中熱議。文中指出,在全市專業市場最密集的越秀區,287個專業市場的稅收總和,比不上區內一幢總部大廈的貢獻度。然而從經營面積看,卻是區內六幢總部大廈總建筑面積的4倍。

 

△傳統專業市場是占地大戶,卻非納稅大戶


在過去的數年時間里,義烏的店鋪都是一個昂貴的投資品。但在2016年,高峰期接近1000萬的鋪面轉讓費,已降至不足200萬。經營業主的市場信心走到了歷史低位,維系義烏近40年發展的小商品交易模式也來到十字路口。

 

△曾經一鋪難求的義烏商城,部分商鋪已關門


作為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標志性項目,北京歷時近三年的市場“動批”在2017年底迎來了收尾。“動批商戶在歷史上是給北京、西城的商業市場做過貢獻的,”北京西城區常務副區長孫碩曾這樣感慨,“疏解工作就像嫁女兒一樣。”

 

△過去臟亂差的小市場將變身高精尖技術的聚集地


長沙的商貿市場,亦迎來了“拆”聲幾度的疏解期。

 

2012年7月,長沙市委市政府公布近200個重大推介項目,三湘南湖大市場提質改造,馬王堆農產品市場、紅星農副產品大市場、高橋大市場搬遷及改造均被提上日程。

 

△傳統專業市場因基礎設施陳舊落后,已成為消防隱患多發地。圖為2015年下河街火災。圖/瀟湘晨報


與專業市場命運相似的,還有倉儲物流配套。2015年3月,長沙吹響“史上最大規模拆控違”集結號,城區大量違建倉儲被推倒,以高橋物流市場為代表的傳統倉配由此進入洗牌期。

 

△長沙居民自建倉庫被拆除。圖/瀟湘晨報


所依附的舊世界塌陷,被期待的新世界大門洞開。在這場城市商業的新陳代謝中,一批大型新興專業市場集群崛起,在新一輪商貿市場大戰里,尋找屬于自己的坐標。

 


告別“小商人”,走向“大商貿”



長沙北二環,高嶺國際商貿城的異軍突起,生逢其時。

 

△契合長沙建設大樞紐、發展大物流、培育大產業的思路,高嶺全力打造中國(長沙)智慧商貿示范區


如果說,過去商貿市場走過了長期低質量、低價格、大規模的粗放型發展階段,那么,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與消費升級、產業變革交織,以移動互聯和跨界融合為基礎性平臺的生態帶來更高的產業效率和新的互動關系,低端商貿市場難逃大浪淘沙之運,商貿企業有責任走向高品質和高效率的專業化發展。


△高嶺國際商貿城開盤盛況


2014年7月,位于芙蓉北路的高嶺國際商貿城,亮相北二環外。當長沙內五區建設用地開發殆盡,高嶺以千億級的大手筆和7800畝造城級的磅礴體量,扛鼎長沙新商貿。960萬方無與倫比的拓展空間,將為長沙商貿流通業的革新發展帶來巨大的想象空間。


△作為中國物流一級節點城市和中部唯一現代服務業試點城市,長沙將迎來中部地區首屈一指的商品流通和集散中心


在開福“商貿旺區”的戰略藍圖上,作為中國(長沙)智慧貿易示范區,高嶺憑借優越的天時地利和資源整合力,正勾勒出新經濟時代商品市場的理想輪廓:


與省內龍頭商超步步高的攜手,湖南新零售標桿愿景可期;智慧物流城對區域型物流企業的整合,讓一攬子倉儲物流解決方案水到渠成;與亞馬遜和微軟的準聯姻,本土電商科創人才從此與全球創新創業零距離;九大金融機構產業聯盟,更讓廣大中小微商貿企業不再等“貸”;未來,隨著北上廣深一流品牌孵化器的入駐,“湘品出湘”將由此走向名優特新的品牌化之路……


傳統商貿邏輯得以重構,模式創新、平臺驅動和全產業鏈一體化成為商貿運營的主軸。

 

△新商貿經濟模式孵化器和產業群落,告別傳統,連接未來


在某種意義上,從1978到2018的40年,中國商貿生于草創勇進的個體時代,繁榮于百市齊開的圈地時代,最終將走向智慧創新的平臺時代。“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的“小商人”年代已經宣告結束,善假于物、乘風破浪的“大商貿”世代正在降臨。相比于內生式的傳統商貿,高嶺國際商貿城試圖用更外延式、技術性和生態化的產業平臺賦能商貿未來。

 

一個產業的成長高度,并不由歷史長度決定,它取決于全部產業主體的現代性和時代精神。對照歷史來路,繼續改革創新,四十自當不惑。



曾道人九肖中特